首页 > 书库 > 《癫狂的江湖》癫狂的病因病机 清水文 癫狂的江湖69文

癫狂的江湖

武侠已完结

《癫狂的江湖》为疯驴裸马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长安西湖长亭,由于今天是元宵的缘故,今天的夜里这里格外的多人,什么王家贵族,千金大小姐,今夜就连怡红院那些个姑娘们都歇逼出来溜达

阅文集团|更新:2020-01-09 21:58:27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癫狂的江湖》为疯驴裸马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长安西湖长亭,由于今天是元宵的缘故,今天的夜里这里格外的多人,什么王家贵族,千金大小姐,今夜就连怡红院那些个姑娘们都歇逼出来溜达

《癫狂的江湖》免费试读

长安西湖长亭,由于今天是元宵的缘故,今天的夜里这里格外的多人,什么王家贵族,千金大小姐,今夜就连怡红院那些个姑娘们都歇逼出来溜达溜达,平时余年没事就喜欢带着一队青衣卫的人人手一个火把到处破坏情侣,又被称为扫除不法交易。

而今天,余年同样和往常一样蹲在西湖边上的草丛内,他今天不打算破坏这些情侣,因为从影子那里得到消息说统领温珉在这里和语嫣楼的花魁虞裳也在这里私会,对于余年来说人生第一大乐趣就是不断的抹黑温珉以及破坏他的人生前途,现在可是好机会呐。

果不其然,在影子的指引之下,他就发现了温珉所在的地方,竟然独自承包了一个凉亭,哼,这个狗官!居然如此王道!看本军师如何整治你这个老便秘。余年大言不惭的在心中暗道,臭不要脸的性格形成了他如今铁一般的脸皮。

陆离也出于好奇跟着余年蹲在这里,见余年盯着一人满脸的猥琐,看得出来他又要去算计别人了,只是那人是谁呢?好大的派头,如今西湖人满为患,那凉亭却只有一对俊男善女,好是一番美景,不由轻声问道:“哎哎,余年,那凉亭的两人都是谁?”

余年回头看了陆离一眼道:“嘿嘿嘿,那个长得跟坨风干的粪便一样的就是青衣卫的统领温珉,整天无所事事,尽干些偷鸡摸狗的事,喜欢偷偷拿天牢的陈年老醋还喜欢往王婆家的小吃店里的佐料偷放辣椒油,并且欺男霸女,简直不是人呐,至于旁边那个姑娘,嗯,叫啥来着我忘了。”

陆离一脸的无语,这家伙还要脸不?自己干的事就这样全推给人家了?会干那些偷鸡摸狗的事只有你余年一个人吧?不过话说回来,他真想不到那青衣卫的统领竟然那么年轻,这才是当代年轻人的模范呐,年轻有为,身居高位,有权有势,而且长得还十分的俊秀,据说书人说,这温珉,似乎和现当今皇帝夜猫关系也不一般呐。

只是他的手下有些缺德,成天给他抹黑,真为这统领感到不值。

就在这时候,陆离突然发现了一眼熟的家伙,虽然现在夜色正浓,可今个可是元宵节,那可是灯火阑珊,这长安城也没几处暗得身手不凡五指,自然也能认出来那人,虽然换了件衣服,可陆离还是一眼就认出来了这小家伙不就是之前遇到的那个小乞丐么?

只见这孩子蹭蹭蹭的就跑到那凉亭扑通一声的就扑到温珉的大腿上,死死的抓着温珉的裤腿不放随后大声之极的哭喊:“哇哇哇娃娃!!父亲原来你在这里!为什么要抛弃孩儿和母亲!父亲呜呜呜,您不要孩儿了吗?您不要母亲了吗?”

温珉当时就一脸懵逼了,手足无措的看了眼那突然冒出来认爹的孩子,然后一脸我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看着身旁的虞裳,而虞裳也是被这突然出现的孩子给吓一跳,不可置信的看着温珉:“你…你竟然已经有了妻子儿女?还抛弃了他们?你…”

温珉实在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这锅怎么就莫名其妙的给戴头上了呢,一脸那个着急的解释:“虞裳你听我解释,事情不是这样的!我都不认识这孩子…”、

小乞丐哭得更大声了,将附近的人都给吸引了过来,小乞丐哭着说:“呜呜呜,父亲您居然是这种人!哇哇哇,母亲你看错人了,孩儿苦啊!”

周围的人一看这场面,啧,又一个陈世美,这不,都热火朝天的讨论起来了,一群人就围在这狭隘的凉亭,打着灯笼热热闹闹的,一边指指点点,一边义正言辞的讨论着。

“啧啧,这种男人,可当真要不得,姑娘你可得小心。”、

“可不是么,您瞧瞧,一看就知道又是一位得权得势之后的陈世美,现在的男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这男人可真不是东西,居然为了一姑娘连这么可爱的孩子都抛弃,良心都让狗给叼了不成?”

这边一群人议论纷纷,温珉可算是栽了,这说理也不是,说实话又没人信,而且自己平常可怎么出现在公众场合,也没人知道自己可是那青衣卫的统领,并且自己可不想拿这名头去压人家一头,这下左右为难,一边是舆论压力,一边是虞裳这本就了解自己的姑娘还和人群起哄来整自己了。

而余年这家伙到好,直接在草丛差点不憋笑憋晕过去。那老脸憋的比猴屁股还红,陆离可没顾及那么多,他是直接笑了起来,这一笑可真要余年老命,实在憋不住了,在草丛里一边打滚狂笑,一边捂着肚子,还真是笑得连眼泪都留下来了。

可下一秒他就笑不出来了,温珉是何等人?青衣卫统领,江湖中青衣卫也算是六大门派之一,而统领好歹也是个掌门人不是,那武功了不得了,余年一笑就露馅了,虽然人群嘈杂,可温珉一听就听出来这声是哪位主的了,除了会成天抹黑自己的军师余年,还真没第二个人敢这样对自己,一个纵云步从凉亭聚集的人群中飞跃起来,直接精准的落到了余年所藏的草丛堆内。

余年趴在草丛堆止住笑声,默默站起来拍拍土,一脸严肃的看着自己面前面无表情的温珉拍了拍他的肩膀:“嗯,您的轻功长进不少嘛,那个,今天的风儿真是喧嚣呐,我刚好带着我家二麻子出来溜达溜达,那么没事咱就先回去了,回来晚了双儿可就要担心我了,拜拜。”

说罢余年扭头就像跑,可一步没踏出来,头就被摁住了,猛的被温珉给一手按在了地面,砰的一声地面上多了个头型的窟窿,这还不解恨,温珉一边揪起来再摁下去一边开口骂道:“我让你装!我让你轻功长进,我让你溜达,我让你成天给我抹黑!……”

砰砰砰的好几十下都不肯罢休,这余年满脸都是血了,地面上的窟窿也越来越大,可温珉依旧没有停手的迹象,在旁边看着的陆离已经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脑袋一片空白,完全被吓傻了。而周围的人早就一哄而散,温珉他们认不出来,可余年绝对认出来了,他的衣服基本都是标准的外边套着一黑色长袍外边修饰点金纹,在长安城也只有他一个这么穿衣服,见到余年他们能不跑吗?

这虞裳倒也没走,她认得余年,这家伙可是语嫣楼的老主顾,当然不是那种老主顾,而是三天两头的就带着青衣卫的人过来,说什么打击非法交易,拒绝黄赌毒等不良风气,简称扫黄。一个月基本少不了三次,上个月听说他出差去了,可前几天听说他又回来了,啧,安宁的日子又没了。

语嫣楼什么地方,就一个套消息的组织,可余年这一闹腾,虽然位于长安的语嫣楼不是主楼,可这副楼主可是就这呢,余年的名头在长安城可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呐,他这捣乱,可没什么人敢进这语嫣楼了,没了消息叫姑娘们怎么吃饭呢?

这虞裳作为语嫣楼的花魁,只卖艺不卖身,而且语嫣楼的姑娘基本都不做那些勾当,只卖艺。作为花魁,知书达礼,温柔贤惠,见了这场面,自然是得温文尔雅的劝说:“温公子,您别打了。”

然后虞裳就撩起了衣袖把凉亭边的小板凳给提了过来,气冲冲的走过去道:“让老娘来!让你丫的作死!让你丫三天两头的来扫黄!让你丫的嚣张!看老娘不打死你!”

虽然陆离很替余年担心,可为什么心里总有一种大快人心的感觉?不过话说回来,这两家伙,可真是一个比一个狠呐,真心不能惹,除了这个成天作死的余年,相信也没人会愿意得罪他们俩。

打了一会儿都停了下来,因为余年这货不知道是昏过去了还是睡着了,反正一时间没了动静,似乎还在打呼噜,温珉和虞裳都有分寸,这家伙可没那么容易死,就是爱作死,按相术上说,这家伙不仅五行欠揍还缺德。

温珉和虞裳停下来后看了眼一旁的陆离,这家伙看起来可不像余年那些乱七八糟的手下,是朋友?不过好像没人敢和他交朋友。突然想起来余年回来的时候说过似乎带了个什么王子回来,就是这家伙?

拱手带着歉意客套:“哟不好意思,刚才失礼了,在下温珉,您是余年提到的东尼大草原的…”

话没说完呢,陆离赶紧接了这话茬:“嗯嗯嗯嗯!是东尼大草原的部落勇士陆离,是!嗯。”

这余年可和他说过,自己王子的人头,在江湖中,卖价可真不小,也别管江湖上有没有你的传说,江湖中的一些人,都是要钱不要命的主,这身份可不能在外人面前暴露了,不然日后麻烦不断,余年说就连他也可能保不住自己的脑袋,万一遇到了敲诈勒索,余年会表示不认识自己这个人,也不会费那个钱去赎人。

温珉也是明白人,一时间口快没注意罢了,这醒悟过来了也明白,连忙客套几句。虞裳看着这俩人来回客套,和俩傻子似的颇为好笑,自己心里也明白,也没说破,人家不愿意暴露身份,自己一个外人也不好过问。

客套完了,温珉一脚踹向地上正打呼的余年,余年没理会也没动静,不时温珉道:“再不起来,扣你三个月俸禄。”

蹭的一声余年就窜了起来破口大骂:“嘿你个老便秘我都被扣了三年的俸禄了,你还扣!要死啊你?信不信我这就去洗劫了国库!”

还真别说,这家伙上次真干过这事,虽然没真的洗劫,但是黄金还真偷了不少,临走还不忘留下字条【青衣卫统领温珉老王八到此一游】。

其实余年没留纸条别人压根

《癫狂的江湖》精彩评论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疯驴裸马)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温珉,虞裳)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疯驴裸马)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癫狂的江湖》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温珉,虞裳),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